亼人

  1 
分开的那天鹿姑娘正在洗澡,马桶盖上的手机装在防水袋里,姑娘咬着皮筋眯起眼睛费力的辨认着社交软件上熊先生发来的消息。温热的水从头顶流到发梢再一路顺着身体淌下去。
  熊先生支支吾吾,鹿姑娘猜出些什么又有些不耐烦,催促着那边打字的人。
  “你..没有我...也没关系的吧。”
  鹿姑娘愣住了,被水蒸气迷蒙的镜子映出捧着手机的自己,和世界一起模糊成一片。
  笑了笑,终究,还是禁不住他离开。

  2
  鹿姑娘觉得自己这辈子也谈得上挺坎坷的,但总有相熟的人说她始终习惯于作死。也罢,她也想过,也就是自己没心没肺还装出什么都懂,才会总有这样的结果吧。
  她和熊先生认识的久,但多年也仅限于认识,甚至没说过几句话。说来奇怪,升上高中之后的两个人突然就熟络起来,不再同班却仿佛从小一起长大的挚友,网络上玩笑开的肆无忌惮。
  直到那天熊先生小心翼翼的问出一句,如果我给你表白你会接受吗。配着惯用的颜文字,接着又是和往常一样不正经的玩笑。鹿姑娘突然变得慌乱,刚刚洗完澡头发滴着水就这样答应了熊先生。
  鹿姑娘想,反正相处得好,那就试试看呗,谁又不能给谁个未来,不过都是半大孩子。
  然而鹿姑娘忘记了自己的情商并不那么高,也从来不是什么该离开就能坦坦荡荡往前走不回头的人。

3
  日子也就这么的过,十二月三十晚上确定了关系,第二天热热闹闹的看学校的庆元旦活动,晚上聊聊天算是一起跨了个年。
  没几天是鹿姑娘的生日,当天她却病的有气无力,头疼的想哭。跟熊先生说她想熬夜,给自己过一个生日,熊先生批评她一顿之后发了一长段话告诉她爱她的人总会有心祝她生日快乐的。很少有人关心导致极其自卑的鹿姑娘感动的差点哭出来,裹在被子里笑的整个床都抖了起来,
  两人的班是楼上楼下,有几个科任老师相同。鹿姑娘也能从自己的班主任兼两班的语文老师那里偶尔得知熊先生班里的情况,准备着回去或嘲笑或称赞他一番。
  学校里两人不怎么见面,偶尔有些什么事情也是趁课间去对方班门口,说完就走。相处的像普通朋友。
  周末有时,鹿姑娘跑去熊先生家,没有别的事就是想看看他,聊聊天之类。鹿姑娘觉得既然是男女朋友,就要对他好就要关心他,她做的理所当然不求回报。
 
  4
  假期的鹿姑娘想与初中的挚友聚一聚,顺便和另一个和自己生日相近的朋友一起过个生日。她带上了熊先生,毕竟都是同学应该不会生疏吧,她想。
  鹿姑娘家里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天台,熊先生准备在那里烧烤。清晨吭哧吭哧把炉子和木炭搬上去,两人一起走去附近的超市采购,一起搬回来像在一起很久了的情侣一样串肉串串蔬菜忙前忙后。那天鹿姑娘特别开心,她喜欢熊先生唤她的特别的昵称,连带着喜欢熊先生烤焦的豆腐皮和肉串。

5
  鹿姑娘多愁善感,她能轻易对一个人特别特别好,也就很轻易的受伤。熊先生不知道她的过去,也并没有问。鹿姑娘也便不想多嘴问问熊先生的过往。大概和自己一样也有些不想回忆的过去吧。鹿姑娘很想扮演善解人意的女朋友角色,起码她觉得自己做的很好。
  熊先生爱好运动,鹿姑娘没看过他在绿茵场上的样子,每次路过便刻意望一眼,常常望不到什么却也觉得安心。
  校园里远远看见熊先生,鹿姑娘低头快快走过,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嘴角的笑。鹿姑娘想,这别扭性格,明明都是男女朋友了,打个招呼又有什么呢?鹿姑娘又笑了。

6
  学校举办冬季长跑,两公里多,熊先生报了名。比赛当天鹿姑娘所在的班级报名的人数不够面临弃权,鹿姑娘想了想,举个手,获得了全班同学或真挚或敷衍的掌声。鹿姑娘脸红起来,不说话。知道自己体能不行,平时跑个八百下来都要死要活。
  那天跌跌撞撞跑下来的鹿姑娘忘记了途中的难受,只记得女生组前面的男生组从观看比赛的她前面跑过的时候,熊先生带着一贯玩世不恭的笑,经过带着一阵风。
  奔到终点的鹿姑娘头发散乱,汗水从额头流到睫毛再滴下去。几个朋友扶着走走,就看见背着书包东张西望的熊先生,径直走过来,递给她一杯学校奶茶店买的温热白开水。简短几句叮嘱,没等鹿姑娘再说几句话就张罗着周围朋友赶往绿茵场。捧着塑料杯子的鹿姑娘手心暖暖的心也暖暖的,腿软的站不住仿佛也没那么重要。
  鹿姑娘要的不多,她觉得这就是爱情吧,大概。

7
  喜欢情怀的姑娘总写些伤春悲秋的文字,鹿姑娘也不例外。但鹿姑娘有个特点,她钻牛角尖,甚至有时到了自暴自弃的程度。
  于是就总演变成愤世嫉俗还死不承认的程度。熊先生笑她矫情做作,鹿姑娘乐得自在,和熊先生斗斗嘴互相揭短互损打打嘴仗一天天也就这么过去。
  鹿姑娘喜欢平淡的感情,时刻能感觉到对方的存在也不会造成困恼,有人关心自己也有人可以被自己关心,她一时满足到忘记当初的开始是如何想法,甚至憧憬着一起的未来,这对鹿姑娘的感情生活来说,是大忌。

8
  毫无征兆,满头洗发水泡沫艰难的睁开眼睛查看社交软件信息的鹿姑娘收到了熊先生的那句话。
  你没有我,也可以的吧。
  鹿姑娘怔住,近乎不可控制的想立即打字回复挽留,又想起当初。
  反正相处的好又聊的来,就试试看呗,反正谁也不能给谁个未来。
  果然,自己还是犯了曾犯过的错误,以为在一起就能有未来。
  鹿姑娘没怎么懂熊先生的分手理由,她就看到一句,你不懂我。
  四个字一出现,她知道多说无益,擦着头发上滴下来的水打字回复,再无挽留之意。
  熊先生依然不怎么和她见面,甚至有时碰面都像陌生人,网路上的聊天总是鹿姑娘找他,说上几句话就再没了话题。不尴不尬的两个人,甚至不再像普通朋友。
9
  鹿姑娘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小森林,她的喜怒哀乐深埋树根,有时翻出来看看再塞回去,泪流满面再转身擦干。
  某一天熊先生闯了进来,鹿姑娘有些张惶却又好奇。慢慢靠近,慢慢了解,虽然不像同类,但熊先生给了鹿姑娘一个拥抱。
  鹿姑娘贪恋这个拥抱,于是将自己深埋在树根下的秘密挑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翻找出来晒着太阳偎着熊先生一件件数,她觉得自己不会再流泪。
  但是熊先生不属于鹿姑娘的小森林,他终究要离开,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鹿姑娘不舍,却也不敢强求。她收起回忆,连同和熊先生的那一份,依旧埋在树根下偶尔翻找然后流泪。
  她遥望着熊先生离开的方向,那里是一片望不到边的水泥森林。

评论

热度(3)